荔枝视频污app免费下载

“延亲王想要看看什么东西,我带你逛逛吧!”中年修士微笑着说道。

此人是这间藏宝阁的管事,名为木冥,也是皇室成员,只不过地位没有延亲王那么高,但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化神后期,因此面对延亲王的时候也没有那种低人一等的感觉。

“没事,我随便逛逛,你不必理会!”木羽衣挥挥手说道。

他已经通过转生眼看到了阵法残卷所在,因此并不需要木冥给他带路,而且他也不希望此人跟在他的身边。

“那您随意!”木冥随即说道,微笑着转身走向了其他地方。

皇室专属的藏宝阁很大,其中收藏的东西在整个南明大陆来说都是顶尖的存在,价格也是十分昂贵,即便是皇室成员到这里购买东西,也要掂量一下自己的身家,不然付不起价格那就尴尬了。

木羽衣环顾四周,来到这里的人并不多,所以显得十分的安静,偶尔有些说话的声音也是轻声细语,木羽衣没有过多的停留,不漏痕迹的朝着阵法残卷走去。

那是一个独立的柜台,阵法残卷就展示在柜台的中央,被一层透明的水晶包裹着,其上有淡淡的银光流转,看起来神秘而强大。

“这水晶似乎是一个阵法!”木羽衣的转生眼扫过水晶,发现了其中流转的复杂灵力回路。

随即木羽衣查看了一下周围的防御力量,整个空中花园中化神期大圆满的修士有两名,化神后期的修士有五名,化神初中期的则是有二十几人,元婴期的更是非常多,有这些人在空中花园守护,敢在这里动手的人基本都是找死。

“怎么?延亲王对这阵法残卷感兴趣?之前没听说延亲王有修炼阵法啊!”木冥看到木羽衣驻足在阵法残卷的柜台前后,再次走了过来,不知道为什么,他总觉得今天的延亲王似乎有点不对,但无论他怎么感知,都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,只能作罢,但却也因此格外关注延亲王的一举一动。

“最近确实想要研究一下阵法,不知道这阵法残卷我能否借阅?”木羽衣轻声问道。

黑纱眼镜妹粉嫩姿态极其动人

柜台上对于这卷阵法残卷有大概的描述,其上标注了这个东西是不卖的,放在这里几乎是当做一个镇店之宝的存在。

“以延亲王的身份借阅当然是可以的,但是只能在这里看,不能带走,还望见谅!”木冥说道。

阵法残卷虽然珍贵异常,但能够看懂这卷轴的人却极少,就像是一座宝库,即便近在眼前,却一直没办法打开,也就是刚开始得到阵法残卷的时候,皇室中的阵法奇才从中参悟了些许,布置了现在的护国大阵,但从那以后这部阵法残卷就如同天书一般,无人能够看懂了,因此才被放在了藏宝阁,算是对木之国曾经辉煌珍宝的一种展示。

皇室成员来到藏宝阁后都会想要借阅一下这部阵法残卷,想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天分可以修行,但从古至今确实没人能够解读,大家更多的也就是碰大运一样的想要试一试,能够看懂那就是一跃成为木之国的天之骄子,看不懂也没关系,反正也没什么损失。

因此对于木羽衣的借阅要求,木冥并没有感到什么奇怪,直接拿出一枚诡异的水晶后开始掐诀,繁复的手印落在水晶之上,很快将阵法打开。

阵法残卷悬浮而出,落在了木羽衣的面前。

“延亲王是准备在这里看看,还是要去借阅室详读?”木冥问道。

“我先看看吧,不一定能看懂呢!”木羽衣笑了一下,抬手拿起了阵法残卷。

这部典籍很薄,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厚重,其上也没有任何文字记录,有的仅仅是一些诡异而纠缠的银色线条,且这些线条乍看之下毫无规律,错综复杂的蔓延开来,让人有种眼花缭乱的感觉。

看着这部阵法残卷,木羽衣的瞳孔微微一缩,他虽然看不懂其中的阵法线路,但却发现其中一部分极为眼熟,正是这十几天时间他研究的上古传送阵的一部分,也就是说这部阵法残卷变换的曲线,与雾隐回廊核心处的上古传送阵有非常大的关联性,若是能够得到这部残卷,那么对于玄武掌控上古传送阵将会有很大的帮助。

木冥看着延亲王翻阅阵法残卷,并没有打扰,他很清楚,这部阵法残卷绝不是一般人能够看懂的,就延亲王的资质来说,基本上与这种东西无缘。

确定了阵法残卷的作用后,木羽衣体内的查克拉悄然流转,在木冥眼皮子弟子,将飞雷神术式印刻在了阵法残卷之上,没有引起任何的注意。

“哎,果然还是看不懂,这东西实在太过高深了!”半响后,木羽衣叹了口气,摇了摇头,将阵法残卷递给了木冥,苦笑着说道,

“延亲王不必沮丧,这阵法残卷在木之国手中这么久也没人能够看明白,可见其难度十分高,看不懂也是正常的!”木冥微笑着接过阵法残卷,重新封存了起来。

木羽衣点了点头,也没有再多说什么,转身去了其他柜台。

接下来的时间中,木羽衣将他感兴趣的东西都查看了一遍,而木冥则是跟在木羽衣身边,仔细的讲解着,不过木羽衣什么东西都没买,基本上都是借阅或者把玩一番就放回去了,这些东西大都十分珍贵,即便是在皇室专属藏宝阁中也是最顶尖的宝物。

木冥不知道的是,这些东西在被延亲王借阅之后,已经不能算是木之国的东西了,因为他们每一个都已经打上了飞雷神术式的烙印,而这也就意味着,只要木羽衣想要,他随时可以悄无声息的取走这些珍宝。

“好了,这次麻烦你了,木冥兄留步吧!”木羽衣缓步走出藏宝阁,微笑着对送出来的木冥说道。

“如果有什么需要,延亲王可以直接派人过来,不需要再亲自跑过来了!”木冥笑道。

“一定!下次我不会再亲自过来了!”木羽衣笑着说道,眼眸中一抹狡黠的光芒闪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