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葵视频app官网下载地址

齐州有山,十万。

山中有河,环绕群山,似玉带。

山水之间,有一青峰拔地而起,绝壁千仞,高插云霄,似一柄笔直长剑,其上瀑布悬挂。

此山名剑山,其中有一山庄。

名为万剑山庄。

齐州地处大丰南域,一年四季如春,隆冬之时不见丝毫寒流。

呼呼~

晨间露重,山中尤其如此,缥缈云雾之中,有道道剑刃破空之声传出。

万剑山庄之前,一片碧水寒潭之前,一老者负手而立。

他着青衫,背长剑,容貌清瘦,身材挺拔,而最引人瞩目的,是他的手,修长且晶莹。

他名为沐清华,是兵器谱上排行第二的太白剑沐清丰的胞弟,也是万剑山庄名义上的庄主。

呼呼~~~

幻化精灵——清新淡雅

寒潭之上,一小小人影踏水出剑,剑光割裂水雾,尽显寒芒。

那人着白衣,年岁看不去不过十一二岁,挥舞剑光流转却已婉转如意,已经掌握了精妙剑法。

呼!

前后片刻时间,那少年身子一震,脚下涟漪扩散,几个点水,踏上岸来。

“爷爷。”

那少年长剑归鞘,俊美的面上带着一丝羞愧。

“轻流,你练剑几年了?”

沐清华负手而立,淡淡的看向孙子。

“回爷爷的话,六年了。”

白衣少年面色惭色更深。

“我万剑山庄同辈里,你算第一,只是,仅仅如此,却是不能承接你大爷爷的衣钵的。”

沐清华微微摇头。

这少年是他的孙子,也是万剑山庄后辈之中天赋最高绝的弟子,四岁习剑,八岁之时已经能击败他两个习剑十五年以上的哥哥了。

天资悟性根骨皆是顶尖。

若非年纪尚小,不适宜服丹练气,便是换血也可成就了。

也是万剑山庄之中,最有希望承接沐清丰衣钵之人。

正因如此,他才会每月抽出一个时辰来指点他的剑术。

“孙儿会更加努力。”

沐轻流小脸绷紧,神色很是严肃。

万剑山庄诸多弟子,无一不将承接太白剑为毕生追求,他也不会例外。

“非你不够努力,而是你父亲管教太严。”

沐清华笑了笑,道:

“你大爷爷如你这般年岁的时候,还整日里在山间奔跑嬉戏,你小小年纪却日日苦练剑法八个时辰,太苦了。”

沐轻流的进步他是看在眼里的,只是如此练法未必就好。

只是他那儿子太过倔强,自己不好说罢了。

“爷爷,孙儿喜欢。”

沐轻流眸光清澈,如剑光秋水。

“知道你努力,只是想要接你大爷爷衣钵,却不是努力便可以做到的。”

沐清华只是摆摆手:

“正好,你叔叔要外出,你便随他一并去一趟吧。”

沐轻流挠挠头,虽然不想去,却也不能拒绝。

只能闷闷的答应了下来。

沐清华微微一笑,人已消失在林间。

没多久,一只白鹤从天而落,降在碧水寒潭之前。

“老三,上来!”

一个青年剑客招招手:

“好容易混到出去玩的机会,赶紧的吧!”

“二哥!”

沐轻流看了眼二哥沐风流,心里也只能叹口气,上了白鹤。

这才见白鹤背上,摆放着不少礼盒,还能闻到一股浓厚的药香:

“二哥,你这是要给谁送礼去吗?这么贵重”

“哪里?是七叔要去,我只是跟着他一起去。你听说过那位血魔,呸,王权道人吗?这些东西,是祝贺他开宗立派的贺礼。”

沐风流拉着弟弟坐下,道:

“赶紧的,时间紧迫,七叔只怕已经去的远了!”

白鹤已经腾空而起。

“王权道人”

呼呼风声之中,沐轻流喃喃自语。

这两年来,江湖之中少有不知道安奇生的,遑论万剑山庄这样的顶尖大宗门。

他自然不止一次的听到师兄弟们谈论这个名字。

不止是六狱魔宗,万剑山庄,大龙门,拜月山庄,真罡道,极神宗等等大门派,也都闻风而动,皆有人前去枫州。

见证神脉开宗立派,本身也是对于宗门地位的象征。

不请,也要来的。

否则,其他门派皆到,唯独自己没去,岂非是没有面子?

更何况,一位神脉大宗师级别的人物开创的门派,无论是否结交,混个脸熟却是一定要的。

是以,南梁城的诸多居民便发现。

这隆冬大雪之际,来往的武林人士,却突然多了起来,小小的南梁城,几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人满为患。

当然,最热闹的,还是仰啸堂。

“我的乖乖,这可要累死小爷了!跑个堂比跑马点香都要累的多啊”

仰啸堂门口,头上已经生出一层绒毛的六明小和尚,忍不住吐了吐舌头。

隆冬大雪天,他硬是出了一身白毛汗。

要不是他有些微末功夫,这一下怕是要累瘫在地了。

这端茶倒水的活,不是人干的。

“天知道道长又没邀请他们,这群人舔着脸来干什么?”

六明心中腹诽不已。

只是想着,他有些叹气,今日是王权道大开山门的日子,道长却似乎没有收自己为徒的念头。

虽然传了自己一招散手,但一招散手,如何能比得上拜入门下?

唳~~~

他正想着,高空中陡然传来一声嘹亮的鹤鸣声,震耳欲聋。

抬头一看,等级倒吸一口凉气:

“娘也!好大两只鹤……”

那两只巨鹤足有两三人高,身雪白,翅如利剑,呼啸而过,便是劲风鼓荡。

六明小跑几步仰头看去,只见那巨鹤背上,也正好有个与他年岁相差不多的白衣少年俯瞰下方。

不过那巨鹤飞行极快,转瞬便已消失在尽头。

“这巨鹤,莫不是万剑山庄的白鹤?”

“怕是了!据说万剑山庄养了很多白鹤,甚至还通晓人性,能练武呢!”

“我就说,王权道开派,怎么可能没有大门派前来!毕竟是当世绝顶大宗师!”

南梁城中,人声哗然,不知多少武林中人得见这白鹤,自然有人认出其来历。

万剑山庄虽然少有人行走江湖,但是名头却是颇大,白衣仗剑,风度翩翩,可比皇觉寺那些大和尚的卖相好多了。

“六明!六明,你小子去哪啊?”

仰啸堂中传出呼唤。

六明却从一溜烟的跑出城去。

铁山见状摇摇头,他是看得出来安奇生对这小和尚颇有些另眼相看的,只是似乎并无收他为徒的意思。

却是不知是为何了。

与之相同的,还有那名叫孙恩的小家伙。

“那位王权道人开派之地,只是这么一座小山而已?”

巨鹤之上,沐风流眺望远处绵延雪山边缘处,那一座极为不起眼的小山,微微有些诧异。

古往今来数万年,无论是任何时期,任何朝廷,神脉大宗师都是最为尊重,位比王侯的存在。

虽说这王权道人似乎并未铸就神脉,但江湖中人哪里只看境界?能接连击杀四尊神脉大高手的存在,哪怕他是个没有内力在身之人,也丝毫不影响他的地位。

纵然天下名山大川大多有人占据,但是这般存在,任何东西皆是任取任夺,只要发声要占那座山川,无论江湖武林还是朝廷民间,哪怕是原主人,都绝不会说一个不字。

但这王权道人,却只是寻了这么一处小山。

“或许,这位王权道人,是不愿无故占据他人山门呢?”

沐轻流猜测到。

数万年来,风水好的名山多是被人占据了,少有无主之地了。

“这位杀性如此之大,哪里会在意其他人的看法?”

沐风流哑然一笑,只觉自己这位小弟太过天真:

“轻流,你是我万剑山庄的三少爷,最有可能承接大爷爷衣钵之人,万万不能如此天真。”

沐轻流还想说什么,陡然间听到一声巨大咆哮声。

吼~~~

似牛似虎的雄浑咆哮声响彻长空。

群山之间,气流呼啸,一条蜿蜒十多丈的庞然大物一下腾空而起,破开重重云流,探首风雪之中。

一声怒啸,声震百里。

遥隔数十里,白鹤已经发出一声凄厉的嘶鸣,几乎倒栽下去。

骇的沐风流脸色苍白,一把将弟弟抱在怀里。

“下去,下去!”

倒是沐轻流,虽然也被那寒蛟惊到了,却敏锐的察觉到那寒蛟并无恶意,似乎只是不想让他们飞过去。

当即拍打着巨鹤的背部,让他落下。

而前方不远,负手立于白鹤背上的中年剑客,微微皱眉后,也是轻斥一声,让白鹤落地。

他们虽然未曾见过这寒蛟,却也知晓这寒蛟是那位王权道人的坐骑之一。

呼呼~~~

气流激荡间,巨鹤落地。

“不过十多里,徒步过去吧。”

中年剑客看了眼两个侄子。

沐轻流两人连连点头。

但任由他们怎么驱使,这两只白鹤死活不前进一步,三人无奈,也只能由得它们自去。

徒步不久,便已到了王权山。

两个凉亭之后,笔直的阶梯直通山巅,没有丝毫花俏,简单的让三人都有些不可思议。

“我等行走江湖,哪里有刀剑离手的?”

“是啊!我这长刀花费纹银三千两,寒铁打造,比我身家性命还要重要,如何能够随意交给你们?”

“我们前来祝贺,无有恶意”

此时,山下汇聚着不少提刀挎剑的武林中人,正在与几个值守的弟子攀谈,很是有些混乱。

沐风流与沐轻流对视一眼,皆是有些惊异。

对于江湖众人凯硕,刀剑无异于手脚,极少有宗门要求刀剑离手的。

比如他们万剑山庄,让他们解剑,无异于挑衅了。

正因如此,朝廷欲收天下刀兵之消息,才会引起那么多武林人士的反感。

没有了刀剑,对于许多以兵器见长之人,无异于没有了牙齿的老虎,这如何能忍受?

“万剑山庄的沐寒峰大侠!”

“万剑山庄也来人了!”

“沐大侠!”

随着三人走的近了,有人惊呼一声,认出了中年剑客,不少人更是拱手打招呼。

不少人也是好奇,万剑山庄从来是剑不离身,面对这解剑石,又该是如何?

沐寒峰对着众人微微点头。

踱步自人群自发让开的道路走到凉亭之前。

凉亭之前,是一块深深镶嵌在地面之下的黑色石碑,其上仅有三个大字‘解剑石’。

此时,那石碑之前,也有数人正自打量。

却是极神宗的赵长林,拜月山庄的蓝大先生,大龙门的金同化,真罡道的袁白飞。

“沐兄!”

几人见得沐寒峰,皆是微微拱手。

沐寒峰也自一一回礼,继而,眸光落在了那一块石碑之上。

赵长林几人也不在意,反倒是很好奇他的反应。

“解剑石?”

他的眸光深处泛起一丝涟漪。

只觉那石碑之上三个大字看似平平无奇,但他眸光闪烁,却好似在这石碑之中看到了一座古朴道台,以及一柄暗红色的铡刀。

竟是蕴含着一门极为强横,已经诞生了灵性的武功。

这一道印记含而不发,却非真个不发,任何人,但凡携带刀剑踏过石碑,只怕便要面临那铡刀当头一斩。

‘这一道印记一旦激发,只怕相当于那位王权道人随手一击,以他的实力,神脉之下只怕无人接的下’

沐寒峰心中泛起这个念头。

赵长林等人只怕也是发现了这一点,之所以迟迟不上山,怕不是在等着自己。

他心中冷笑一声,突然反手握住了长剑。

呼~

山门之下空气陡然为之一静。

一众代为接客的侠义门弟子神色都是一紧,忍不住就想阻止。

却不想,沐寒峰反手间直接将长剑连鞘一并递了过来。

“沐大侠?”

“这,这就解下佩剑了?”

在场之人皆是哗然。

没有想到,第一个解剑的,居然是万剑山庄的高手。

那侠义门的弟子也愣了愣,没敢伸手接剑。

他们行走江湖时间也不短了,如何能不知道面前之人是谁?

万剑山庄之人,可是最不喜欢别人碰自己的佩剑的。

“呼!”

沐寒峰见他迟迟不接剑,手腕一抖。

只见气流呼啸,长剑已经连鞘插在了对面山峰之中。

“诸位请了!”

沐寒峰一挥袖袍,踏步登上台阶。

沐风流与沐轻流面面相觑,一咬牙,也是解下长剑,捧着礼物登山而去。